您的位置: 首页 >> 自然生态

曲格平在更广范畴保障人权

发布时间:2018-12-17 17:05:28  来源:互联网   阅读:0

曲格平:在更广范畴保障人权

姬振海先生主编的《环境权益论》一书即将付梓,我为之高兴。

纵观世界环境保护的发展史,也可说是环境权益的保护史。世界著名的环境八大公害事件,成为环境污染肇始的标志,也成为环境权益保护的发端。

与所有的工业化国家一样,我国的环境污染和生态破坏多半是与经济发展相伴而生的,对发展问题认识的逐步深化也反过来推动了环境保护的开展。从改革开放初期把环境保护定为我国的一项基本国策,到“发展是第一要务”,实施可持续发展战略,再到党的十六届三中全会提出“科学发展观”,以及党的十七大提出“建设生态文明”,我们对发展的认识一步步地走向深入,对环境保护的认识,也是一步步地走向更高、更广的层次。

从国际动向看,在推动环境保护发展的进程中,社会力量正在逐步增强,朝着政府引导、市场推动、公众广泛参与的新机制、新模式发展。扩大环境信息的“公开性”和“透明性”,扩展公众参与环境与发展决策的途径和方式,完善涉及公民环境权益的相关民事、行政诉讼制度和民事、行政赔偿制度,培育环境保护民间组织,鼓励和支持他们开展各种环境保护社会监督和公益活动,成为整个社会的普遍呼声。

15世纪是“人”被重新发现的世纪,20世纪是“自然”被重新发现的世纪;文艺复兴使“人”从神的奴婢中解放出来,环境保护运动则使“自然”从人的奴役中解放出来。“人”的发现是人的基本权利的确认,“自然”的发现同样是从更广泛和更长远的范畴保障人的权利,这种权利的内涵增加了一个非常重要的内容,即人享有在不被破坏和污染的环境中生存和发展的权利

曲格平在更广范畴保障人权

,这是落实科学发展观,提倡以人为本的时代召唤。

《环境权益论》体现了作者的勇于探索和时代精神。理论界对于环境权众说纷纭,就环境权的性质而言,就有人权说、私权说、混合说、非法律权利说;在其内容上又存在实体性权利和程序性权利之争,其结果是环境权的法律建设进展迟缓。跳出圈外,采取现实的态度,直接为在中国建立起环境权益而战,就如同当年邓公在改革开放之初提出的“不争论”那样,提供了一个崭新的视角,是值得称道的!

《环境权益论》这本书通过归纳、提炼和探索研究,构建起了环境权益的一个理论框架。针对我国缺乏环境诉讼法律依据的现状,探讨了我国环境诉讼模式选择和机制建立的必要性及其基本内容,提出建立我国的环境公益诉讼机制。考虑到我国现行法律制度的有关规定,从诉讼发动、案件审理、程序规则、判决执行等多个层面予以架构。这些思路在富有前瞻性的同时,也充分考虑了现实的可行性。

我国的环境立法还很不完善,特别是对环境权益的规定仍然欠缺。依法规定环境权益特别是公众的环境权益,是实施“以人为本”方略、激励公众广泛参与环境保护活动、建设和谐社会的当务之急。看了《环境权益论》,感想颇多,我愿向读者推荐这本书,写了上述一些话,是为序。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