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环保家居

牧民超载放牧沙漠化加剧

发布时间:2018-09-29 10:15:24  来源:互联网   阅读:0

牧民超载放牧沙漠化加剧

来到了阿拉善左旗乌西日格嘎查,眼前这片山脉属于内蒙狼山山脉的一部分,当地叫做汗乌拉山,山脉在这里呈东北—西南走向,横亘在亚玛雷克沙地和乌兰布和沙漠之间,成为阻挡两处沙漠交会的一道天然屏障(此处一定要画地图)。然而在这里看到,黄沙已经翻越了汗乌拉山,两处沙漠事实上已经会合。

布音图:“很吃惊,像前10年时候的话,像北面都是没有沙子都是山,经过十年以后,已经爬过山了,这速度就很快,一刮风从山上直接就下去。原来山还挡着,它慢慢从,上山以后再往下走,现在的话,一起风直接就刮下去,这速度比以前快多了。”

布音图是当地土生土长的牧民,他告诉,上个世纪八十年代,这里的山顶还都是林木和植被,九十年代以后开始加速恶化。自己也是在五六年前才偶然发现沙漠已经翻越汗乌拉山,如今这种状况已很难逆转。这些山峰顶部基本已被黄沙吞没,再持续下去,整座山脉将全部变成光秃秃的沙山。布音图说,单从乌西日格嘎查的环境来说,十年来日益恶化。

布音图:“最近这个十年的沙尘暴的话相当强度大要比以前大多了。十年以前根本没有这么大的沙尘暴。现在要一刮大沙尘暴白天屋里面都拉灯,没灯什么也看不清,在这儿生存的牧民,在这儿影响相当大可以说是。放牧的畜牧都出不了滩,也吃不了草。”

当地林业部门负责人告诉,导致这种持续恶化的原因,除了气候多年干旱外,人为因素同样无法忽视。在两大沙漠交会处附近的一处草场上,注意到了这样一大群羊群,远处的戈壁滩上植被已经是十分稀疏,而羊群经常践踏的地方完全是寸草不生。放养羊群的牧民承认,确实是在超载放牧。

白花:“那不靠这个,你干啥,娃娃还念书,还是学生。”

根据当地管理部门规定,白花家草场6000亩,核定载畜量50头,可实际数量却达到了近300头。白花告诉,自己也知道草场放牧牲畜过多,必然引发草场退化,裸露沙化,甚至能把这里彻底变成不毛之地。但家里两个孩子读书,每年就需要学费近两万元。

白花:“搬迁,迁出去也行,迁出去的问题就是能过生活的话就行,这个钱上面要是给的钱好的话,你现在,现在要是像上面给的钱,现在不如,还不如我们收入的话,根本过不起生活,我们现在一群羊放上还不够生活的呢。”

白花说,牧民们都知道草场恶化的现状,并且也希望搬迁出去,让草场自然恢复,但如果没有政府部门足够的投入,根本无力在城镇生活。布音图告诉,乌西日格嘎查有80多户牧民,一半陆续搬到了城镇里面,现在当地房价将近三千元一平方,搬走的牧民中只有2户购买了住房,多数牧民都有可能再度回迁。而像白花这样为了孩子读书被迫超载放牧的也不在少数,高昂的房价、高昂的学费,极大地抬高了退牧禁牧的门槛。

布音图:“草药政府要出台好政策

牧民超载放牧沙漠化加剧

,到城里面就业这方面给处理好的话,都搬走了,就会有很好的效果。”

根据当地林业部门提供的数字,在阿拉善,腾格里、乌兰布和、巴丹吉林三大沙漠已经有六处会合处,每年以10到20米的速度扩展前移,生态环境仍然在继续恶化,区域生态依然十分脆弱。全盟现阶段每年沙漠化面积300平方公里,每年向黄河输沙近8000万立方米。

刘占军:“就是从国家来说,地方政府来讲,尽管已经做了很大的投入,但是因为它的恶化速度就是太快,所以说每年给我们这些任务量和资金量还是难以满足我们治理的需求。”

经过多年治理,我国最大的沙尘暴源头,内蒙阿拉善局部环境有了明显改善,但整体生态环境仍在继续恶化,区域生态依然脆弱。而在治理过程当中,一个重要短板就是投入不足,资金短缺。

标签: